「太上」是尊稱,含義很深。佛菩薩為眾生講經說法,完全是自性的流露,所以不是某個人講的。我們以為佛經是釋迦牟尼佛講的,在許多經論裡,佛說他一生沒有講過經,沒有說過一個字。這是真話,不是謙虛,也不是隨便說說。凡夫執著有我,所以說法有我說的、你說的、他說的。諸佛菩薩無我,《金剛經》云:「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但不著相,連念頭都沒有,所謂「無我見、無人見、無眾生見、無壽者見」;「見」是見解、念頭。一切法從真性中流露,真性就是自性。

出世間的大聖,聖就是佛法講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世間的聖人有沒有見性成佛?佛有方便語,說世間聖人沒有見性。說真實語,大乘經論裡,諸佛如來應化世間,隨類化身,隨機說法,怎能說他不是諸佛如來化身示現?有人說孔子是童儒菩薩示現,曾有人來問我,此話是否正確。我們依照祖師答覆的慣例,不能界定可否。因為說他是菩薩,找不到根據,就不能隨便說;說他不是菩薩,從原理上來講,菩薩應化在世間也有可能。果真契入境界,哪一個眾生不是菩薩?哪一個眾生不是如來?

題目冠上「太上」兩個字,就是自性的流露,唯有性德才是至高無上;換言之,我們能夠理解,能夠奉行,就是順著性德。順性德是真善,違背性德是大惡,這是善惡的最高標準,也是絕對的標準。

「感」,古人喻為種植;「應」,喻為開花結果,有感必定有應。感應是依自性而起的,自性遍一切處、遍一切時,而不受時空的限制,所以有感必有應。從一個人的身體而言,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這一根頭髮微不足道,但若動彈它,一身都覺得不舒服。動一根頭髮,這是感;一身不舒服,就是應。

由此可知,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即使再微弱的念頭,都能振動虛空法界。就像身體的一根寒毛一樣,把寒毛尖立起來,全身都能感覺到。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自己的清淨法身,與自己是一體;正因為是一體,感應就不可思議,有感必應,隨感隨應。感應也可說是因果的關係,眾生有感是因,諸佛菩薩、天龍鬼神有應是果。

瞭解這個道理與事實真相,才懂得「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深義。種善因一定得善果,種惡因必定免不了惡報。一切眾生無始劫以來,所造作的善因少、惡因多,所以在這一生當中,惡緣多、善緣少。善緣促進我們的道業,促進我們的善行;惡緣增長我們的惡念,增長我們的惡行。將來有什麼果報,自己很清楚、很明白。常言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也是講感應之理。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