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以下是屬於第二大段經文,講天神鑒察世間。這一小段是「總明」,就是總說。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天地」有天神、鬼神,他們都有五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這五通是報得。「司過之神」,是專門負責鑒察一切眾生起心動念、造作行為。所以,一切善、一切惡,鬼神都有記錄,每個眾生都有一份非常完整的資料檔案。天神與鬼神管理人間的情形,如同現前社會一樣,從地方到縣、市、省,乃至中央,有層層的管束,甚至比這個還複雜。但是他們管不到阿羅漢、辟支佛、菩薩、諸佛如來,因為這些人無我,所謂「身在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換言之,「有我」就會被他們管。司過之神是專門管糾察的,如同警察。

《華嚴經》講,每個人出生時,有兩位天神跟隨,一生不會離開。這兩位天神在肩膀上,自己不能覺察,別人也看不見;一位叫「同生」,一位叫「同名」,鑒察我們的一生,日夜不離。佛經上也有別名,稱作「善惡二部童子」;一位記錄我們一生的善行,另一位記錄我們一生的惡行。

其實天地鬼神鑒察世間,記錄人的善惡,數量不計其數。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能瞞得過誰?因此,一定要懂得,克服自己的煩惱、習氣,改過自新,努力修善。我們不求這一生的果報,要求來生,來生有大福報,來生必定向上提升,我們提升的目標都在極樂世界。

「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是計算,這是對人所犯的輕、重,予以加減乘除。所以,我們每天起心動念,對壽夭禍福都有加減乘除。但是加減乘除的幅度不大,也就不太明顯。如果大善或大惡之人,其效果就比較顯著,命運必定會改變,袁了凡先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雲谷禪師教導他斷惡修善,他真心實幹,命運改變了。本來沒有福,福報增加了;本來短命,壽命延長了,這是積善的效果。

如果造作大惡,福報很快就會享盡,壽命也會減短。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的希特勒有很大的福報,他如果不發動戰爭,以善心對待一切人民,他的壽命會很長,福報會更大。由於用心不善,殺死五千多萬人,受害人達兩億多。造作這些大惡,減損了福壽,戰爭尚未結束,他就死了。

這些都是事實,絕對不是佛菩薩、古聖先賢用來勸導世人斷惡修善的方式,聖賢人所說的話都是真實語。勸導世人的方法、手段很多,決定不可以用虛誑不實的方法,因為只要被人發現一次妄語,以後說什麼人家都不相信。

天地雖然有鑒察世人善惡的神道,如果我們念頭轉一轉,情況就不一樣。世間聖人教導我們「克念作聖」,「念」是妄念,克服妄念,你就是聖人;而天地神明對於聖賢,無不尊敬,無不保護。至於佛菩薩的境界更高。祖師大德教導我們:克己的功夫,要從最難克處去用功。克己就是改過自新,自己要反省,在日常生活之中,從最大的毛病下手。大的毛病都能改,小毛病就容易了。

尤其現前環境,災難頻繁。災難從哪裡來的?眾生造惡業招感而來的。如今世道人心反常,排斥一切善法,歡喜接受一切惡法,造十惡業,貪瞋痴慢,欺誑別人,念念想控制、佔有一切人事物,損人利己之事,人人爭著幹。其實損人決定不利己,損人是害己,眼前雖然得一些小利,死後必墮三途。一切眾生與諸佛菩薩不同之處,佛心是真誠、清淨、平等、慈悲,凡夫完全與之相違背,凡夫心是虛偽的、染污的、高下的、自私自利的。

真正改過要從心上改,心地果然真誠、清淨、平等,無量劫的業障就消除了。大乘經云:「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又云:「慈悲為本,方便為門」,真誠清淨平等的愛心就稱作「慈悲」,這個愛心是盡虛空、遍法界。由此可知,虛空法界只有一樣真實的東西,就是愛心。能愛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才是真正愛自己。這個道理與事實真相、業因果報,經上講得很清楚。你如是修學,這些天地司過之神,就無過可錄,無法奪你的算,也就是說你已超越了他的權責範圍,不在他的掌控之下。如果你還用妄想、分別、執著,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就在他的權責範圍之內。

註解舉明朝王用予先生的公案為例,警惕我們「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這是自己斷惡修善、積功累德所得的果報。王用予先生三代積德,一生當中從未欺騙過人,處事待人接物用心純正,捨己利人,克盡孝悌,所以感應的事蹟非常明顯。古代考功名,能否考中,第一因素是陰德;祖宗幾代積陰德,到他身上發達了。所以,吉凶禍福是修來的。

又舉一個宋朝光孝寺安禪師的公案,他在禪定中,見到兩個出家人在談話。起初談話,旁邊有天神擁護,可是過了沒多久,天神走了,來了一些惡鬼,環繞著這兩個人吐唾沫。這是什麼原因?這兩個出家人先是談佛法,所以天神擁護;佛法談完之後話家常,天神走了;然後談名聞利養,惡鬼就來了。所以,我們起心動念,一念真善,諸佛護念,龍天擁護;一念惡生,魔鬼環繞。

這一句話提醒我們、警策我們,真正如世人所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決定不是妄語,決定不是欺騙人。我們應當有所警惕,認真努力修學,提升自己的境界,超越鬼神權限的範圍,那就成功了。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