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月燎獵,對北惡罵,無故殺龜打蛇。」「燎獵」,指放火燒山,獵取動物。燎獵使山上的野獸、蜎飛、蠕動等大小動物,一個都逃不掉,殺傷力比戰爭更殘酷,其罪報在地獄。地獄報盡,欠命要還命,欠錢要還錢,這種事情萬萬做不得,即使無意也要負因果責任。在山林中,用火一定要小心謹慎。煮食物用火,露宿篝火,都要嚴防火災。如果在乾旱的季節,隨便丟煙蒂,也會引起山火,必須小心謹慎。 

為什麼特別講「春月」?而不講夏月、秋月?春天是萬物生長繁殖的時節,豈能忍心傷害牠們!春月燎獵非常殘忍,這樣的人沒有仁慈,沒有愛心。我們讀古聖先賢的教誨,要體會他們的仁慈博愛,由此學習並培養仁民愛物之心行。  

「北」,代表上方,必須恭敬。前文講過。 

「殺龜打蛇」,在動物中,龜與蛇的壽命很長,靈性很高。若是真正懂得愛人、愛物的人,絕不會吃眾生肉。 

也許有人會問:動物有生命,植物也有生命;不能吃動物,為什麼能吃植物呢?當然,一位真正仁慈的人,連植物也不吃。在六道中,色界天不需要飲食,連植物也不吃。他們從禪悅中獲取養分,不需要從物質獲取。我們是凡夫,沒有達到他們那種境界,還不能離開飲食,這是非不得已的選擇!但是,我們不能無故傷害,戒經云:「清淨比丘,不踏生草。」草是植物,它長得活活潑潑的,豈能忍心踩過?除非是必經之路,而別無他路之下,則可經過。 

其實,一般人所需養分的百分之九十五,都消耗在妄念上。修行人心地比較清淨,妄念少,消耗量就少,需要補充的也少。阿羅漢心很清淨,一個星期托?一次,吃一餐飯。辟支佛半個月托?一次,兩個星期吃一餐飯。佛與法身大士不需要飲食,用禪悅、法喜滋養身體。這是行門上的功夫。 

有些人強詞奪理,以為動物生來就是供人吃的。人也是動物,你為什麼不願意被吃掉呢?你的父母、兄弟、妻子、兒女都是動物,你為什麼不吃他們呢?所以,說動物生來就是供人吃的,這在理上講不通,純粹是為了滿足自私自利的欲望,而造無量無邊的罪業,還自以為有理!因此,我們對飲食方面要生懺愧心,慎重選擇,盡量減少對人、對物的傷害。這是慈悲心的流露。 

本篇從始至此,已將善與惡的理事介紹完了,以下是對善惡業的總結。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