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段有兩個意思,一是正明罪報,二是別明餘殃。

在今天的社會,惡緣多,善緣少,我們六根所接觸的境界,無一不惡。在這樣的環境下,內有嚴重的煩惱習氣,外有惡緣的誘惑、勾引,豈能不造罪業!造罪業時無知,果報現前時,恐怖也來不及了。我們非常幸運能學習佛陀的教誨,應當生起高度的警覺、畏懼之心,想到果報之可畏,自然就不敢造作罪業了。念念有畏懼之心,才能防止造罪;念念能想佛菩薩勸我們修善業之教誨,自然能獲得善果。以惡的心、惡的念頭、惡的行為,想希求善果,豈有此理!  

故應當在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上做一個總結,然後才真正明瞭善不可不修,惡不能不斷!若還繼續迷惑顛倒,隨順自己的妄想、分別、執著,《感應篇》中所說的這些果報,決定不能避免。 

「如是等罪」,就是總結造惡這一大段的內容,這是《感應篇》最重要的教誨。 

「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司命」指神明,如前「同生」、「同名」、「三尸」、「灶神」等神明。 

人有命運,命運是由過去生中所造善惡業力做主宰,而不是由司命之神主宰。若能斷惡修善,命運就好;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無惡不作,命運就不好。佛菩薩不能為我們增減絲毫,司命之神也沒有權力增減。正如世間的執法人員,不可以隨意獎懲任何一個人。當一個人對社會有貢獻時,才能獎勵他;反之,當一個人造作惡業時,才能依法懲罰他。 

「隨其輕重」,指依據各人所造惡業的輕重。「紀算」指壽命,這是懲罰之大者。人行善就可以延年益壽,如前文所講種種善行,利益社會、利益眾生的事業,皆為善行。如果幫助眾生覺悟,明瞭因果的道理和事實,幫助眾生轉迷為悟,這是大善,必定延年益壽。 

長壽,是一切眾生所希求的。如果自己不努力積德累功,壽命長而身體不健康,反而是苦報;壽命長又健康,才是福報。許哲居士是我們學習《感應篇》最好的榜樣,她長壽而健康。所以,若造作一切不善,壽命就會減少,「算盡則死」。這幾句是明罪報,下半句是明餘殃。 

「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子孫遭受先人的牽累,看似子孫不幸,其實父子、兄弟、夫妻都有過去生中的緣分。一個人修善積德,自然有過去生中修積善業的人到他的家中來投胎,做他的子孫,這是善與善感應。反之,一個人造作不善,必定有一些不善的冤親債主,到他家中來投胎,做他的子孫,這是惡與惡感應。由此可知,「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子孫也不是冤枉受先人之殃,必有業因。然而,他們如果遇有善緣,受到善知識的開導,信受奉行,轉惡為善,前途還是光明的。 

所以,司馬光說,留財富給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留書籍給子孫,子孫未必能讀;最好是積德累功,後代一定有好的果報。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