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脯」,古人認為此肉為茅屋漏水所沾濕,有毒,食之可致人命。「鴆酒」是毒酒。用這些充饑止渴,不但不能聊解饑渴,得到「暫飽」,而且加速死亡。

《彙編》云:「貪利之害,以世人好利心重,故不憚詞之重而言之複也。太上婆心,反覆叮嚀。至矣盡矣!」言詞懇切,句句真實,聖賢人之教誨不怕重複。《感應篇》重複之處不多,唯有講述殺、盜、淫、妄的業因果報時,重複了幾遍,這是本篇最後一次反覆叮嚀了!  

佛菩薩勸導眾生,凡是重要的開示,也都苦口婆心,不厭其煩的重複教誡。因為眾生的習氣非常重,絕非聽幾遍就能回頭。《大般若經》的「無所有不可得」此句,重複了幾千遍。《金剛經》只有五千多字,而「受持讀誦,為人演說」一句,也重複了很多遍。  

現在極少人相信聖賢的教誡,我們卻不能因此就不講。人們愈不相信,我們愈要講,愈要多講,愈要普遍的講,聽多了自然就相信了。假話說一百遍、一千遍,人們都會信以為真,何況真話!我們說一千遍、一萬遍,人們怎麼會不相信?怎麼會不回頭?有人擔心,我們講多了會惹人反感。講一遍,他反感;講十遍,他反感;講百遍千遍,他就不反感了;講萬遍,他就相信了。佛菩薩教化我們,也是講了千遍萬遍,我們才相信。我們應該幫助那些不信聖賢教誡的人,讓他們從自己的切身經驗中體會。我們要不斷的重複,認真努力表演做給他們看。 

末法時期法弱魔強。「法弱」,指修學佛法者的信心、定力太弱;「魔強」,指外界的誘惑太強。現代人迷得太久,社會誘惑的力量太強,我們更要天天反覆叮嚀。在今日世風之下,若能不受誘惑,不甘墮落者,必定是再來人,絕非凡夫。 

古代的人心淳樸,外界的誘惑力不強,稍具道心的人尚能保持定力。在那種條件之下,祖師大德培育人才,尚且要選在深山之中,與都市、鄉村隔絕,盡量減少外在的誘惑,讓初學者的心定下來。直到學生通達宇宙人生的理事因果,具有相當的定力,能經得起考驗了,才讓他們下山,肩負起教化眾生的使命。如果沒有這樣的定力,絕不能離開寺院,絕不能離開老師。這是道場提供給學生殊勝的修學善緣,這是師友的大恩大德。 

這種方法在古代行得通,現代就很難實行。現代的社會風氣變了,人們都在講求民主、自由、開放。其實,佛法也講民主、自由、開放,但要在明心見性之後。華藏世界、極樂世界、一真法界,都是民主、自由、開放的,那裡沒有絲毫的限制。在十法界、六道之中教學,不能冒然實行自由、民主、開放。因為眾生沒有覺悟,需要嚴格管教。 

這正如現代學校管理學生,小學生無知,管教就很嚴格,民主、自由、開放的幅度很小;中學生年齡漸長,智慧漸開,開放的幅度就放寬一些;大學生已經能自制,開放的幅度就更大一些。聖賢教化眾生,亦復如是。完全的開放,是在法身大士;若在凡夫地就無限制的開放,會助長貪、瞋、痴、慢、自私自利,障礙修學。凡是障道之法,都是魔毒害眾生的方法,不是佛菩薩救度眾生的方法。 

《彙編》云:「人世淫殺凶逆等罪,其事不易為,其人不多見。唯取財一道,千變萬化,不可窮詰。天下無不用財之日,則天下無不取財之人。天下無不取財之人,則其取之也,義者少,而不義者多,不問可知矣。」現代淫、殺、兇、逆之事,也屢見不鮮。非義取財,古代就有,現代更多。欠命還命,欠錢還錢,誰也逃不掉因果報應!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