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段是全文的總結。

何謂「吉人」?就是語善、視善、行善之人。何謂「凶人」?就是語惡、視惡、行惡的人。 

一個人只要不饑不寒,無災無病,讀書人有書可念,農人有田可耕,工人有工作做,商人有生意做,時時開口笑,日日少皺眉,難道這不就是平安的福報嗎?  

《彙編》云:「語善,如非禮勿言,樂道人善,開發人之善心是也。視善,如非禮勿視,樂見善人,樂觀善書,恆見己惡,不見人非是也。行善,如非禮勿動,非法不蹈,勇猛為善,時時行方便,種種作陰功。倡引一方,乃至四遠,感化同志,善與人同是也。」  

語善,就是不說不該說的話,喜歡稱讚別人,喜歡說別人的善事,絕不嫉妒隱瞞,常常教誨眾生,開發別人的善心,勸導一切眾生,幫助一切眾生斷惡修善。許多人心地並不壞,對他人也很好,唯因言語不謹慎,功德都從言語上漏掉了,多麼可惜!所以,積德累功,語善非常重要。 

視善,《十善業道經》教導我們,觀察一切善法,不要看不善法。惠能大師說「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即是視善。又蕅益大師云:「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 

「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這是講積德累功,感得福報,福德現前,智慧現前。三年是一千日,所造的業累積起來,就可以形成顯著的果報。積一千日尚且如此,若積以一千年,其福報之豐,可想而知。我們無量劫來,累積的習氣確實惡多善少,若是善多惡少,最低限度是生天,乃至四聖法界。 

諸佛菩薩大慈大悲,應化在世間,大多從事教學工作。教學必須遵守國家的教育政策,因此國家護法的功德極大。古聖先王所訂立的教育政策,可以與諸佛菩薩、大聖大賢完全配合;佛菩薩、聖賢弘法,由帝王護法。 

護法比弘法更重要,如果沒有護法,佛菩薩、聖賢弘法就不能發揮廣大的影響。弘法要影響社會,影響國家,影響世界,一定需要國家領導人的護持。在中國,古聖先王無不重視教育,無不護持教育。漢武帝將孔孟學說正式訂為國家教育的政策方針,直到清末兩千多年,歷代帝王雖有改朝換代,但教育政策沒有變更,儒家學說一直是中國教育的主流。 

漢明帝時,佛教傳入中國,得到中國朝野普遍歡迎,所以佛陀教學與孔孟教學在中國並行。儒家教育屬禮部,由宰相管理;佛教教育設「寺」,由皇帝親自掌管。「家家觀世音,戶戶彌陀佛」,就是帝王護法的效果,佛教教學的效果超過了儒家。 

《感應篇》屬道家。儒、釋、道三家,奠定了中國文化的根基。 

「胡不勉而行之!」太上勉勵我們要依教奉行。 

《感應篇》所說的字字句句都是吉凶禍福的標準,文章不長,容易受持,要能熟讀。在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之時,與《感應篇》所講的善惡標準相應不相應?如果是惡的,不可以想,不可以說,不可以做;如果是善的,應當想,應當說,應當做。 

我們應當將《感應篇》加入晚課,作為每日檢點自己言行的功課,切實改惡遷善,這是真正的修行。唯有如是,方能獲得真實利益,即天降之福。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