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上諭(1)

上諭朕惟三教之覺民於海內也(2)。理同出於一原(3)道並行而不悖(4) 

【解】

我認為以儒
道這三種教育來教導全國人民從理論上來說是一致的教化眾生的方法上也是並行而不相違背的

【注】

  1. 雍正即清世宗胤禎,清康熙皇帝第四子其在位一共十三年(公元1723~1735)。正為清世宗即位後之年號故此處即沿例指清世宗上諭:諭是告訴使人知道明白舊時用上對下的文告指示上諭是皇帝告臣民的詔書

  2. 朕惟:秦以前泛指「我的」或「我」自秦始皇起專用作皇帝的自稱認為以為三教:即儒道三家的教學覺民:覺即覺悟民即人民意指教導人民了解宇宙人生的眞相海內:指全中國

  3. 理:理論根據此指孝親尊師之道理

  4. 道:是指教化眾生的方法手段悖:相反違背

人惟不能豁然貫通(1)於是人各異心(2)心各異見慕道者謂佛不如道之尊向佛者謂道不如佛之大而儒者又兼闢二氏以為異端(3)懷挾私心紛爭角勝而不相下

解】

只因人們不能把儒道三教之教義融會貫通於是隨便各自不同的觀點各持己見仰慕道家的人說佛教不如道家高顯尊崇學佛的人又說道家不如佛教精深博大而儒家學者又把二者視為異端加以駁斥從而生起門戶之見相互爭論比較高下糾葛爭執互不相讓                                             

【注】

  1. 惟:只因為的意思

  2. 異心:指每個人不同的妄想分別執著

  3. 闢:排除駁斥

朕以持三教之論亦惟得其平而已(1)能得其平則外略形跡之異(2)內證性理之同(3)而知三教初無異旨無非欲人同歸於善

【解】

而我對儒釋道三教的教義認為都是平等無有高下如能以平等心看待就不會計較外在表現形式的差異而能領悟到三教所蘊含的心性理體是相同的可見三教的出發點宗旨是無異的無不是希望人人歸向善處

注】

  1. 平:平等

  2. 形跡:形式表象

  3. 性理:實質內涵

夫佛氏之五戒十善(1)導人於善也吾儒之五常百行(2)誘掖獎勸(3)有一不引人為善者哉

解】

佛教的五戒十善教導人們要止惡修善我們儒家的五常百行也是在引導扶持獎勵勸勉又有那一點不是為了引導人們向善的呢?

注】

  1. 五戒:佛法法門無量無不以戒為基礎因戒生定因定開慧方能達學佛之目五戒乃是在家居士所受持之根本戒律五戒者:一不殺生:凡是一切有生命乃至蜎飛蠕動微細昆蟲皆不得有意殺或教他殺或見殺而隨喜讚歎不偷盜:對於公共財物私人財物寺廟和僧眾之財物,皆不得侵佔,乃至一針一草,不予而自取,或竊取,或詐取,乃至違反世法偷稅漏稅無票乘車冒名頂罪貪污舞弊等,均不應為亦不自盜不教他盜不見盜隨喜應清心寡欲勤儉持家廉潔自愛不邪淫:在家居士除正式配偶外不得有任何淫穢行為不妄語:妄語有四一者妄言即口是心非欺誑不實;二者綺語:花言巧語傷風敗俗;三者惡口辱罵毀謗惡語傷人;四者兩舌挑撥是非鬥亂兩頭不飲酒:學佛人一切酒乃至含有麻醉人性的酒類及毒品皆不可飲除因重病非酒莫療者作為藥酒方可飲用

  2. 五常:指儒家所提倡的仁我國文化自古特重孝道與倫常五常即是五種倫常大道若能遵守而行之才能具足做人的資格百行:百是形容多行是行為百行是指儒家的諸多行為規範

  3. 誘掖獎勸:引導扶持獎勵勸勉助人向善。 

昔宋文帝(1)問侍中何尚之曰(2)六經本是濟俗(3)若性靈眞要(4)則以佛經為指南如率土之民皆淳此化則吾坐致太平矣

解】

過去宋文帝對侍中何尚之說六經的根本是濟世育人端正社會風氣;若對於心性的探究、了悟宇宙人生的真諦來說則佛法經論可做為指南如果全天下的人民都能以真誠心接受這種教化我就可坐享太平了

注】

  1. 宋文帝:即劉義隆(公元407~453年)為中國南北朝時期宋朝的第三位皇帝元424年即位在位三十年

  2. 侍中:南北朝官階名與中書、尚書同為宰相之職何尚之:字彥德盧江灊縣(今屬安徽霍山)人是南北朝時期一位審慎明達的政治家也是當時一位深通玄學義理的名士

  3. 六經:即《易》、《書》、《詩》、《禮》、《樂》、《春秋》

  4. 濟俗:端正社會風氣

  5. 性靈真要:宇宙人生的眞相心性之學

何尚之對曰百家之鄉十人持五戒則十人淳謹(1)千室之邑(2)百人持十善則百人和睦持此風教以周寰區(3)則編戶億千仁人百萬而能行一善則去一惡去一惡則息一刑一刑息於家萬刑息於國洵乎可以垂拱坐致太平矣(4)

解】

何尚之回答說:百戶人家的鄉村有十人能持五戒就有十人眞誠純樸;千戶人家的城市,有一百人能修十善,就有一百人和睦共處持此良好的教化風氣遍及全國上下則編戶億千之地就會有百萬仁人整個國家的社會風氣就能改善而且人能行一善則離一惡離一惡則免用一刑家免一刑則國免萬刑確實可以垂手坐享太平了

注】

  1. 淳謹:純厚樸素謹愼

  2. 邑:城市

  3. 寰區:指國家

  4. 洵:實在誠然可信的

  5. 垂拱:太平無事無為而治

斯言也(1)蓋以勸善者(2)治天下之要道也而佛教之化貪吝(3)誘賢良(4)旨亦本於此茍信而從之洵可以型方訓俗(5)而為致君澤民之大助其任意詆毀。妄捏為楊墨之道之論者(6)皆未見顏色(7)失平之瞽說也(8)特諭

【解】

宋文帝與何尚之的這一段對話都在勸勉人們行善這是治理天下的關鍵佛教教化人們除去貪婪吝嗇的心引導人們做善良賢明的好人其目的也是出於此如能信從佛陀教育依教奉行確實可以規範社會訓導黎民百姓改善風尚從而成為國家領導人布施恩澤造福人民的最大助力三教之間任意詆毀妄加捏造對方為類似楊墨之道的偏激言論這都是沒見到眞理失去公平的瞎說特別詔告於天下。(雍正十一年二月十五日)

注】

  1. 斯言:指上文中宋文帝和何尚之之間的對話斯:代詞

  2. 蓋:承上文申說理由或原因

  3. 貪吝:過分貪求且吝嗇

  4. 賢良:有德行的人

  5. 型方訓俗:型方即做一方的典範楷模;訓指訓導俗即一般平民

  6. 楊墨之道:指楊朱和墨翟之說楊朱墨翟春秋戰國時代人所主張之學說與孔聖之道相違背被儒家視為外道

  7. 顏色 :此指眞理

  8. 瞽:瞎眼比喻人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f t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