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引 子(苦辣酸)
 

瓜青醋黑與椒紅  等是鑽眉味不同
正怯辛酸難下嚥  何堪苦再塞喉嚨

這一首偈,是說的三種食物,各有各的味道,無論那一種,吃到嘴裏,都不平常;不但唇舌齒牙喉,統起反應,就是周身也要起變化的。

在夏日炎炎的時候,菜園裏有兩種菜,特別茂盛。一是苦瓜,全身好像癩蛤蟆一樣,味是極苦;嚼到嘴裏,立刻使你皺眉閉目,直像一塊木塞杜住咽喉,噎的半天喘不過氣來。再就是大椒,他是辣味;一沾唇舌,能使你滿頭大汗,跟淚鼻涕,一同直流,倘一口氣換不過來,嗆的還得咳嗽一陣。更有一種人造液,名字叫醋,那味卻又是酸的;一勺到口,牙齒被他麻醉的發了癱軟,立刻失了咀嚼能力。

這幾種味道,恐人不知,特意替他作箇宣傳。我又設想單吃一種,似乎還不夠味,莫如把他合起來吃,纔顯著感受特別。有人說這幾樣食物,誰不曉得,何用你再饒舌?我說未必,未必!聖人說過「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我看雖有人滿口大嚼,卻不能領略真味。閑話少說,且舉一箇和味吃法,請大家嘗試嘗試!

(子)炒苦瓜
 

材料:苦瓜兩支  辣椒七八支  花生油  醬油  鹽  薑  花椒  好醋
預備:苦瓜橫切成圈形,先用開水一穿滾,少去其苦。辣椒切成二三段。
作法:油滾後將瓜下入翻炒,務使油透;再加入鹽、薑、花椒後,加醬油。
附:辣椒另用油炸,加入醬油一烹,即可盛出。
吃法:炒苦瓜另盛碗中,再用兩小碟,其一盛炸烹辣椒,其一盛好醋,取辣取酸隨意蘸食。蘸辣椒食,有「辛苦」的味道;蘸醋食,有「酸苦」的味道。

又有人問「辛苦」「酸苦」這些名詞太不吉祥,你又何必提倡吃這樣的壞味?是的,諸位諸位,這幾樣味道,正是代表這個世界的真味,要說不吉祥,還是這世界不吉祥,因著生在這個娑婆世界裏,一切的享受,就是「苦、辣、酸」三個字,卻是住久了的關係,反而把所受的苦辣酸忘掉了,還說甚麼錦繡山河、花花世界,生了貪戀心,未死的怕死去,將死的還希望再同來。好像糞坑裏的蛆,在臭屎中紛紛攘攘,看他是苦不可言,但是你若把他檢出來,他仍然尋著臭氣向坑裏去跳。

我提倡這種菜,是要世人加緊警覺,要了悟這個世界是苦的、是辣的、是酸的,不要再迷戀!倘若忘了,就請你把這一碗菜,拚命的去吃;假若辣到滿頭大汗,酸到鼻孔裏眼眶裏都流出水來,苦到喉嚨裏如塞了黃連的時候,就是得了真味。此時要你明白娑婆世味,原來如此!諸位若還不能了悟,那就明顯的說出來,請往下看吧!
 

貳、舉  事

(子)生來已定的苦味

一、生  苦

人生的第一步,就是先投胎,女子的肚腹下,有一箇不乾淨的所在,叫作子宮。他的周圍,有一盤一盤的大腸,滿盛著糞;有團團的膀胱,滿裝了尿;環境甚是骯髒,氣味又臭又臊。遇見最污穢、多微生蟲的精血,投到子宮裏的時候,人的神識,也就隨著混進去,變成形體,好像猴子蹲者的樣子。住在這裏邊,既無光明,又無空氣,四鄰上下,緊緊的裹的是糞袋、尿囊、臭水、腥血,這般說來,豈不就像熱屎血河等地獄嗎?是的,所以這一段的享受,就叫作胎獄。好歹挨到十箇月,刑期滿了,一個倒栽蔥的式子,頭向下腳向上,隨者許多骯髒的血水,從一處最不乾淨的門戶,沖流出來,這算得了釋放,見了天日。雖說是得釋放,但從那窄狹的獄門向外出的時候,已經擠塞的死去活來;那一具嫩肉,初經涼風,又好像刀割箭射,那樣的疼痛難忍。所以人一出生,就先哇的一聲哭。哭的甚麼?細聽字音,還不就是「苦哇、苦哇」!

二、求不得苦

人生怎麼講?就是每個人,身須要連續的活下去,衣食住行件件須要;若沒錢財,這些事就要離開你,生活就成了問題。試問錢財那裡容易求得來?

勞心的工作也好,勞力的工作也好,但是世界上無論任何國家,政治辦的如何好,總免不了有失業的;況且現在,各國不斷的戰爭,錢財職業,還不是水上的浮泡,隨時沒滅。合起來看,不但財物難求,就是現狀常態也難求個保持;心身平安,也難求個得到。

請看這個人,想洋房好住,想汽車好坐,想大菜好吃,美人開心,金銀有靈,鈔票有勢,左求得不到,右求得不到,也不過空有一個幻影,在腦海裡兜圈子罷了。

再說那些徼倖一時得到的,本求得到不失,永遠享受,那也是幻想了。千年物業換百主,今日花開,明日花落,世間那有長遠的事?任你費盡心血,總是到頭成空!

這真失望!這真失望!「真失望」就是「求不得」,細想這樣的味道,比較苦瓜的苦,還要加苦幾倍?

三、愛別離苦

前人有幅畫,並且有兩句題辭,是「馬上黃昏、樓上黃昏」;這是說一對親愛的夫婦,平常是雙棲雙宿,形影不離,但是這樣歲月,豈能常久?或是為著謀生,或是為著求名,就發生了別離。平素天晚的時候,燈前歡笑,何等逍遙?到了別離的這一夕,一個在郊野裏騎者馬荒荒涼涼,一個在空樓上冷冷清清,這味道自然是苦的了。不過這還是生別離,後來或有重聚的希望。請再看那些老年傷子女的,少年死父母的,少婦死丈夫的,中年男子喪妻眷的,這樣刺心的事,差不多家家皆有。空教人思斷了肝腸,哭乾了跟淚!唉!不問生別,不問死離,這苦味終是不好吃的!

四、怨憎會苦

這個世界,名叫五濁惡世。五濁很費講解,暫且不說,現只把惡世略略一說。惡就是說的殺、盜、邪婬、妄語、兩舌、綺語、惡口、貪心、瞋心、痴心這些事。誰知這個世界的人,差不多就有這些毛病;所以人與人之間,常常發生衝突,結成怨仇。你求報復,他也尋報復,鬧得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時躲避不開,不是明刀拚命,就是暗箭傷人。又說甚麼冤家路窄,簡直叫你無處躲避。這不但是到社會上來免不了的事,就是每一個家庭裏,有幾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婦隨的?說的俗話「家家都有難念的經」,又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門外的冤家有時還可以離開,門裏的冤家,那就無法躲避了。古人說「不是冤家不聚頭」,這痛苦也只有忍著去受罷了。

五、老衰苦

人在少年時候,長得又嫩又漂亮,筋骨強健,精神飽滿,一切事能做能為。可憐半生遭遇,百般折磨,內勞心神,外勞身體,那能吃得消?轉眼之間,老就來了!一臉的皺紋,滿頭的白髮,彎著背,一步兩哼呼,兩步三咳嗽,這樣的形狀,自然惹人討厭。

眼昏看不明,耳聾聽不清;牙齒搖落,吃飯也感困難;走幾步,腰酸腿痛,口裏帶喘;昏昏沉沉,忘事糊塗,處處用人幫助,自己不能照管自己。

到了這等地步,或有錢財,或是兒孫孝順,還可減少幾分受罪;若是無錢無人,那就不堪設想了。夭亡的人不去說他,有壽的人,是要飽嘗這一品苦味的。

六、疾病苦

人生在世,眾苦交煎,憂悲惱悠的事,不斷的合心情攪作一團。寒暑風雨不正的氣候,又時常來侵襲肢體;再加上飢飽勞碌的摧殘,五欲六塵的誘惑,就是一個鐵人,也要剝落幾層皮。況且這脆弱的血肉形驅,焉有不生病的道理?不問你是臟腑病,或是皮膚病,總是痛苦萬分,不得自由。床褥纏綿,呻吟昏悶,有錢的請醫吃藥,但也不是藥即仙丹,吃了準好,無錢的只好聽其生死。至於無人照管的病人,飲食無來源,大小便也無力去到廁所,那就更加上幾層苦味了!

七、死亡苦

古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又說「黃泉路上無老少」。這樣仔細一想,簡直死魔是緊緊隨著人走,一追上就得跟看他去。死的味道,很不好吃,曾有比喻,說是等於生龜脫殼,又說遍體起風,更同亂刀零解肢體。到得此時,甚麼英雄事業、文章藝術,卻絲毫救不得性命;眼睜睜田宅財物、妻子兒女,不管你捨得捨不得,總是就此告別了。哭的哭、叫的叫,心中好像萬箭穿射,卻也無法可施;落得帶些苦惱,鑽到棺材裏去!不幾日,荒郊月冷,亂草蛩哀,墳穴狡兔,骨長青苔,味苦!味苦!喚不醒來!

(丑)隨時增加的辣味

一、大 水

以前說的那些苦味,本是人一出生就帶下來的;誰知這個出生地卻也甚壞,不斷的發生災害,比帶來的苦味還難吃,簡直辣的不能下嚥!請看下列幾端:

雨季到了,傾盆似的大雨,三天五天,十朝半月,山洪暴發了!江河也決了堤岸!還有海邊的地方,甚麼海嘯,浩浩蕩蕩,四望無際!平陸竟變成江河,一片洄漩接看一片洄漩,好像從天上往下翻轉相似。波濤的聲音,又好像風吼雷鳴!在這種威脅之下,無量的眾生,哭的哭,喊的喊,逃的逃,死的死。千村萬村,變作了水底暗礁;百寶財貨,化作了水上浮萍!可憐家家親愛的骨肉,從此就離散飄流,各不相顧了。逃得性命的,也成了赤身乞丐;捲入水裏的,就充了魚鱉的食糧。這樣的災害,在這個世界,本是常事。這味道真吃不消!真毒辣的狠!

二、大 火

「時時防火!」這句話自古及今,皆拿他當金科玉律。各都會大鎮,都有消防的設備,可見火災是人人懼怕的!但是這樣小心提防,能不能擋住火的光顧?那裏會能辦的到,他還是乘人不備各處亂走。只要他來了,不管你飛樓祟閣,畫棟雕粱,甚麼錦繡綺羅,金玉珠寶,火是一無愛惜,統統給你燒成一堆灰!就是遇到貧窮人家,一間茅棚,半斗糙米,也不會引動火的悲憫心,邀得寬恕,總是一律平等,燒個精光!若有不知趣的人,要想從火裏搶困幾分物產來,那是不客氣的,火就連人帶物同教你變成焦土!唉,真是水火無情!這樣的災害,那一個人敢發一句大話,說是一生遇不到火厄?

三、地 震

呼呼!呼呼!從很遠的空中傳來了一種怪響,漸漸的近了,房屋搖搖晃晃,加之跳動起來,簡直像海船遇見了風浪,四面砰硼砰硼的幾陣驚人的聲響,接著塵土沖天,一片一片的建築物,似飛的樣子,都顛仆在地上;吵吵鬧鬧,哭哭啼啼,一群一群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破頭破臉的,折臂斷腳的,血和著汗,汗和著淚,都掙扎著向街上亂跑,卻也立腳不住,只得坐下抱著頭嘔吐;或是伏倒地下,還是掀來掀去的打滾。又像霹靂沉雷的聲音,爆炸了幾陣,地面上龜背文相似的,現了又長又深又廣的幾道裂縫。有的地方向外冒煙,有的地方向外噴黑水,多少的人畜,都陷到裏邊去。誰知何處安穩?究竟那裏可逃?也只有聽憑地球張開大口吞人了。聲響稍微的靜下來,昔日的繁華都市,錦繡人物,到此俱不知何處去了!惟有黃黃的天色,慘慘的日光,好像也要傾墜似的,竟然變成了一個陰森的世界!這是地球的末日嗎?不,不,這是小小的一部分變動,本來是常有的事。哎呀!這樣事會常有嗎?是的。至於地球末日,那就比這樣來得更兇了,也是終究要實現的。試問這味道辣不辣?

四、刀 兵

人類迷了本性,一動念頭便是貪吝、瞋恨、愚痴,所以社會上不斷的爭鬧,各個國家,也是如此。你侵我,我伐你,自有歷史以來,那裏見過天下太平?不過現在來得更兇,因為殺人的武器爭奇鬥巧的進步。造了作什麼用呢?只有戰爭。唉!某甲說這幾天聽說消息緊張,要開火了,到他處躲避躲避;某乙說交通早就斷絕了,往那裏去!不好不好,你聽轟轟轟飛機來了!在半空中一片似風似雨的嗷嗷聲響,接著通通通通通真是山崩地裂,煙火塵土攪作一團;更有隆隆的大炮,及乓乓乒乒連連續續的機槍,殺殺的嘶喊。遍地上橫躺豎臥的死屍,加雜些半活不活肢體不全的人,統統浸在血泊裏,有時也發出哀哀的聲音來,但辨不出是人的呻吟,或是鬼的呼嘯!忽然飛也似的過來幾群鐵蹄騎隊,又軋軋的接著就是坦克車,都從這血泊裡衝去。可憐可憐!不管死人活人,好像新鋪馬路的石子,騎隊、坦克車好像壓路機。到了此時,還說什麼財產眷屬?但是炮火雖然凶暴,也還有幸而免的人。那知在無秩序無保障的時候,就是躲過了飛機大炮,這些姦殺擄掠的事,是不能再免的了。這世味是辣的,不錯不錯!

(寅)永久不斷的苦辣味

一、六道生死輪迴

「一息不來,三途有分。」這兩句聽了,真使人失望!受了一生的辛苦,實指望一死完了,誰知又有什麼三途?是的,這三途叫作血途、刀途、火途。照這樣說,不是死後更苦了?那是自然,不是常聽說「人身難得」的話嗎?入了三途,就更不如現在了。

六道輪迴,分為上下,三途就是下三道。凡空中的飛禽,地下的走獸,水裏有鱗甲的,以及飛騰蠕動的大小昆蟲等類,都叫作畜生。牠們為人宰食,或是為人服苦役,後來還是殺了吃。就是人捉不到的,也是以強欺弱,互相吞噉;終免不了流血,所以又叫作血途。再說到鬼,雖有多財、少財、無財等類,總是挨餓的多。如多財類得棄鬼,遇有祭祀時拋棄的物,纔能得食。少財類大癭鬼,項下垂一癭瘤,內裏裝著膿,餓極了時,只得擠出膿來充飢。無財類針咽鬼,肚腹大的好像甕,咽喉細的好像針孔,慢說一滴水也見不到,就是遇到也下不去;就是咽的一滴水,何能解救甕大肚的飢渴?更有焰口鬼,火從口出,那就更苦了。並且還常受到刀杖的逼迫,所以又叫刀途。至於地獄種類,更加繁雜了,千百不止,只可揀著容易懂的簡單的舉例。如碓磨、油鍋、鋸解等器,剝皮、耕舌、搯眼等刑,灰河、寒冰、糞尿等處。因為有火的居多,如火狗、火象、火狼、火屋、火柱、火山、火床、火箭、流火等,所以又叫火途。這地獄受苦的時間,往往百千萬劫。受苦的眾生,不分羌胡夷狄,天龍神鬼,皆脫不了。

且住,聽說還有天堂等上三道,假若多作善事,到那裏去好了。這話到也不假,可惜是暫時的小安,並不究竟;要知這六道就是生死苦海,在這道死,向那道生,旋轉不停。一時昇天,好比在海裏淹著,忽然伸出頭來;報盡以後,被餘業牽著,還是再入三途,好比在海裏又沒下頭去。不見上文說的地獄裏邊的眾生,也有天龍鬼神嗎?但是伸出頭來的時間短,沒下頭去的時間長;有這樣的情形,所以纔叫作輪迴苦。

參、結語(無可奈何的酸淚)

唉!活著受苦,死後更加痛苦,這真是死不得,活不得!究竟怎樣纔好?佛經裏說過「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你懂得佛法嗎?我不明白。那就沒辦法了!這是世間的真味道,既然住在這裏,就得忍受著吃罷!真是心酸!真是心酸!酸!酸!酸!還有一首「酸」偈子,贈送給吃苦吃辣的眾生,作個結束:

世間千般苦辣    說起痛斷肝腸
眼似醋缸歪倒    空流酸淚雙行




 

f t g